波胆买球

欢迎光临波胆买球!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波胆买球

English 022-28702841
公司综合新闻

行业先锋|杜雷功:踏遍江河人未老 不忘初心再出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07日    来源:波胆买球    浏览次数:295    [返回]


编者按:他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水利事业蓬勃发展的建设者;他是“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的践行者;他在水利水电工程设计研究领域默默耕耘了三十八个春秋——他就是波胆买球原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杜雷功。中国水利报2021年1月7日人物刊发杜雷功先进事迹,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的水利人生。



从一名青年学子,到中国水利事业的一块坚强基石;从一名普通技术人员,到带领技术团队走出国门的领军人物;从籍籍无名的工程师到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工程的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水利事业蓬勃发展的建设者和新时代治水思路的践行者,波胆买球(以下简称中水北方公司)原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杜雷功在水利水电工程设计研究一线默默耕耘了三十八个春秋。


凭着对祖国的热爱和对事业的执着,他把智慧和汗水留在了改写宁夏无坝饮水历史的黄河沙坡头水利枢纽工程,留在了造福新疆的数项国家重大引调水工程,留在了完善我国水资源配置格局的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留在了惠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多项大中型工程……


他用一个个工程设计技术的创新赢得了同行的尊敬,用一次次复杂条件下的攻坚克难实现了自我突破,以实际行动诠释着“忠诚、干净、担当,科学、求实、创新”的新时代水利精神。

潜心研究 不断突破

1982年,杜雷功从华东水利学院(现河海大学)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成为原水利电力部天津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中水北方公司前身)的一名助理工程师。这时的他,尽管前方充满了未知,但有一点可以确信,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便只顾风雨兼程。


“那时盯工地,用卡式录音机听‘英语900句’是我业余生活的最大消遣。”杜雷功当时也没想到,这个“消遣”会成为影响自己职业生涯的重要因素。


1985年,杜雷功被单位推荐参加了原水利电力部组织的出国预备人员英语培训班。1991年,他因英语能力突出,获得了到尼泊尔进行项目设计的工作机会。这期间,不但他的专业知识和技术水平在与外国专家的直接沟通交流中得到快速提高,而且他花费了大量精力研究有着工程合同“圣经”之称的菲迪克条款原文,为其后来带领团队开拓国际市场打下了坚实基础。


1994年,30出头的杜雷功作为团队的副设总参与了马来西亚的大型工程——里瓦古水利水电站项目。当时,我国水利水电行业很少在国外承担如此规模的勘测设计任务。


作为技术负责人,面对国外合作单位对中国工程师技术能力的不信任,杜雷功带领团队接连攻克曲线型溢流坝的布置与结构设计、混凝土坝与土石坝的连接、重力坝玄武岩深层抗滑稳定等一系列技术难题。同时,发挥懂英文优势,他翻阅大量国际规范,将国内规范翻译给业主方,成功获得业主信任,批准了设计方案。


如果说里瓦古水利水电站项目让杜雷功锋芒初现,那么黄河沙坡头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则让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黄河沙坡头水利枢纽工程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境内,它的建成改变了宁夏卫宁灌区两千多年的无坝引水历史。然而,工程建设初期,“极软岩”等地质问题曾让建设者止步不前。


作为主要参与者、项目主管、总工程师,他与团队一起,敢于挑战困难,开展了一系列针对“极软岩”的室内和现场试验研究,创造性地解决了重力坝极软岩坝基承载力低和坝基不均匀变形等影响大坝稳定的关键技术问题,并合理确定排沙导沙以及挡水建筑物的布局,恰当选用抗磨蚀措施,很好地解决了黄河多泥沙河流上水电站建设遇到的棘手问题。最终,这项工程荣获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金奖、勘察银奖,荣获水利部优秀设计、勘察金奖和中国水利工程优质(大禹)奖。


一份值得肯定的成绩单无疑是对杜雷功最好的表彰。此后,他秉持“创新和优化是设计的生命力”的理念,又参与了龙口水利枢纽、重庆玉滩水利枢纽等数十项国家重点大中型工程的规划勘测设计工作,主持了多项国家发改委委托的重要工程的评估,在业界声誉斐然。经过多年技术积累,他在长距离引调水、混凝土重力坝、高拱坝和特高拱坝、长大深埋隧洞勘测设计方面有较深造诣;在极软岩地基混凝土筑坝、沥青心墙软岩堆石坝筑坝、复杂地质条件下TBM隧洞施工等方面有较大突破。

胸怀大局 人民至上

“作为水利人,我们的责任不仅是把水利工程建设好,更要通过工程造福一方百姓。”从2003年开始,杜雷功担任中水北方公司总工程师,愈发感到身上的担子重了。


在甘肃省庆阳市环县、庆城县、宁县等多地,干旱最严重的时候,沟河断流,塘坝干涸,井泉水位下降,造成人畜缺水、山上少草、田里断苗。水,成为当地人最大的焦虑和渴盼。


“当地因缺水带来的困难是无法言说的,我们把工程设计好,就是对当地人民负责。”2016年,杜雷功作为项目经理,参与到甘肃省重大战略工程——白龙江引水工程的项目建议书编制和可研方案论证工作中。


他带领团队在对需水预测和可调水量全面分析基础上,综合考虑多种需求,提出解决“城乡生活+一般工业和低水平能源发展+高效农业”的调水配水方案,并充分考虑可持续发展、环境影响、社会稳定等因素,前后比选了30多个总体布局方案,最终协调各方确定了代古寺供水方案。


2020年7月,白龙江引水工程总体布局方案初步通过水利部专家审查进入可研修编阶段,这意味着环县等受水区将有望迎来“民生之水、发展之水”的润泽。


就杜雷功而言,不论是造福一方的白龙江引水工程,还是福泽万代的南水北调工程,归根到底是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自己不渝的奋斗目标。


2020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江都水利枢纽时强调:“要继续推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建设,完善规划和建设方案,确保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成为优化水资源配置、保障群众饮水安全、复苏河湖生态环境、畅通南北经济循环的生命线。”


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让正忙于牵头负责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东平湖以北规划设计方案的杜雷功既兴奋,又深感责任重大。


“这次参加黄河以北段可研编制的单位,除了中水北方公司,还有海委科技咨询中心、山东省水利勘测设计院、天津市水利设计院、北京市水利勘测设计院等9家单位,如何统筹协调好,兼顾各方需求,把方案做到最优,对我们又是一次考验。”2020年初,杜雷功带领团队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身心投入到工程一线,就工程总体布局、引调水规模、输水线路方案、穿黄河工程布局方案、关键节点水位及水头分配、大流量中高扬程泵站的调度运行设计等重大关键技术问题、工程重点难点,系统地进行前期精准策划与研判,开展了众多的方案比选论证与设计优化工作,用不到一年时间完成了大量规划勘测设计成果,实现了水利部要求的各项任务目标。

从甘陕人民的“发展之水”到滋润黄淮海流域广袤大地的“幸福之水”,杜雷功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水利人的为民初心。


老骥伏枥 继续前行

“38年弹指一挥间,没有遗憾,只是不舍。”这是杜雷功临近退休时在朋友圈发出的感慨。本可功成身退、颐养天年的他,最终还是割舍不下热爱的事业,以返聘的形式继续带领团队转战于各个工程现场。


“时间紧迫,为了穿黄方案,我经常睡不着觉。”杜雷功满脸疲惫地说。作为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的关键控制性工程,穿黄河工程一直是业内各方关注的焦点。


杜雷功带领团队夜以继日研究设计方案,从工程布置、工程施工、移民征地、环境保护、水土保持、工程调度运行、工程投资、结构安全以及黄河防洪等多角度进行综合考虑,最终从位山线、黄庄线、黄位结合线三条比选线路中推荐黄庄线方案(盾构隧洞穿越黄河主槽和南北大堤)作为穿黄河工程的输水线路,获得同行专家和上级单位认可。


在杜雷功办公室的书柜里,除了码放整齐的书籍外,最显眼的就是一枚枚奖章和一座座奖杯,记录着他在勘测设计领域的贡献。然而,每当谈到这些荣誉时,他总是深藏功与名,将其归功于团队。


“我成长过程中,单位的几位大师还有许多老同志们对我关怀备至,细心指导,从来不讲回报。”在杜雷功心里,正是老一辈水利人为求事业“功成”,不计个人“功名”的精神感染了他,成就了他。如今,他也将延续这种“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继续发光发热,把热爱的事业传承下去,后继有人。


“杜总非常关心专业人才的成长,在一些岗位设置上考虑得很周全,尽量做到人尽其才,大家工作的积极性都很高。”中水北方公司规划院工程规划室主任田水娥由衷地感慨。


近些年,在杜雷功的悉心关照下,中水北方公司的技术人才队伍始终保持稳定向上的发展趋势,涌现出一大批年轻的技术骨干。


踏遍江河人未老,不忘初心再出发。回望风雨兼程的日子,杜雷功心中豪情未减,他坚信,伴随着“十四五”规划的落地,中国水利水电事业将迎来更好的发展,他将竭尽全力继续做好勘测设计领域的“探路人”。


                                                                                                                       作者:张元一  王越  张彦斌